斯大林母亲临终的话:真遗憾你没当成神父

  斯大林的母亲叫叶卡捷琳娜,是格鲁吉亚一个农奴的女儿。斯大林的父亲叫比索·朱加什维利。婚后,叶卡捷琳娜一年生了第一个孩子,但是两个月的时候就夭折了,比索也因痛苦开始不停地喝酒。两年以后生下第二个孩子也没能活下来。最后生下了约瑟夫(即斯大林)。

  叶卡捷琳娜从事着一份让她骄傲满足的职业:裁缝,她终生都在为格鲁吉亚的穷人们缝补衣裳,但是她的儿子却不喜欢穿她缝制的衣服,布料太粗糙,腰身又紧。纵使如此,叶卡捷琳娜依然给索索(斯大林小名, 1913年索索34岁,自作主张将名字改成了“斯大林”,意思是“钢铁”,但是母亲希望她做一棵挺拔而优秀的树,她不喜欢强硬而又冷漠的钢铁。她还是喜欢叫他索索)缝许多的衣服,款式颜色从不曾改变。这个固执的母亲,一直乐观地相信:她会改变索索,让他好好地活在这个纷乱的尘世。后来,母亲把斯大林送到教会学校读书。丈夫在一次酒后斗殴中被人用刀捅死,斯大林成了她生命中的一切,而她对孩子的唯一期许是希望斯大林成为一名神父。

  开始斯大林学习很刻苦,老师们也觉得他有前途,但是后来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的书籍。开始对宗教产生怀疑,开始他对同学说上帝是不存在的,后来就总是逃课,神学课成绩也一落千丈,学校最终决定开除他,因为他在学校里传播马克思主义。他的母亲知道后非常伤心,跪在校长面前一边流泪一边朗诵经文祈求不要开除他的儿子,希望能感化这个顽固不化的儿子也希望学校继续收留孩子,自尊心极强的斯大林拉着母亲飞奔出校门。

  斯大林被学校除名后,没有回家,而是到观象台找了一份工作。他的母亲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,笃信宗教的她承受了可怕的打击。她觉得自己当初为儿子所做的牺牲都白费了,她担心上帝会就此抛弃儿子。她来到观象台,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,想劝服儿子回到教会中学去,但没有成功。

  她不知道儿子在做些什么,只是渐渐地不能安心缝纫和诵经了,因为许多人都来找她,都是关于她的索索。她很讨厌这些人,但上帝又让她不得不微笑面对。她总是说真话,比如丈夫生前是个酒鬼,后来被人捅死,比如她自己的父母是农奴。后来儿子索索开始在报纸上宣告,任何人都不要去他母亲那里问有关他的任何事。叶卡捷琳娜为此非常伤心,她觉得上帝已经彻底抛弃了她的索索,然而这不怪索索,都是她自己,不小心向上帝泄露了他犯的错。

  后来有人问起儿子曾经被学校开除的事,叶卡捷琳娜就说是因为索索得了肺炎,才离开学校的。这是她一生中,唯一一次向上帝说谎。不久以后,叶卡捷琳娜染上了肺炎。这让她感到欣慰,因为上帝没有把灾难降临在儿子身上。她依然小心地活着,依然不停地为索索缝着黑色粗布的衣服。尽管她猜得出,索索可能一辈子都不需要这些衣服。

  十月革命后,斯大林将母亲接到第比利斯的一座宫殿居住,她故意挑选了一个光线暗淡的小房间,让儿子把房间弄得像乡下一样,她觉察到儿子可能在干着一件非常违背上帝意志的事情,可是却见不到孩子来劝说他。母亲后来执意回到乡下,还给自己的索索留言:我的索索,我仍希望你回到上帝身边。她觉得上帝才是最安全的,他会庇佑自己的孩子找到一份好工作,比如做一个手艺好的裁缝。

  1935年,斯大林回到故乡格鲁吉亚看望已经身患肺病的母亲,这是他母亲最后一次见他,此前斯大林一直想请母亲去莫斯科住,老人都拒绝了。她问斯大林,“你现在到底是什么职务?”斯大告诉她:“苏共中央总书记。”母亲不明白,解释说:“妈妈,你还记得沙皇吧?我现在的地位就像沙皇一样。”这位善良母亲却在他耳边悄悄的说:“真遗憾,你没当成神父。”

  这位母亲是一位农奴主的女儿,她不会喜欢沙皇,当然更不会希望自己的儿子当沙皇,做一个裁缝,当一个神父就是最大的期许。1937年6月,叶卡捷琳娜因肺炎与世长辞,她没能盼到她的索索来做最后的道别。那时,她的索索正在开展血腥的大清洗,每天莫斯科都有数百人被捕,斯大林正扮演另一个“教父”。

  现实对于这位母亲来说总是事与愿违,希望孩子成为一棵树,却成了冰冷的钢铁;最大的愿望她的索索成为善良的神父,却成为了残暴的屠夫。

    从1899年斯大林离开教会学校开始革命活动后,这位母亲自学读书写字,就是为了给儿子写信,她写下的日记记载的全是她担心的儿子索索。很久之后,人们发现了叶卡捷琳娜厚厚的日记本,那些像葡萄藤一样优柔、漫长而又温和的格鲁吉亚文,记载的全是索索。叶卡捷琳娜一生都没弄清楚儿子究竟在做什么。对她来说,越是惊天动地的伟业,越只能让上帝抛弃索索。“我的索索,他是个敏感的孩子。”这是一个孤独而平凡的母亲最喜欢写的一个句子。(综合《国家人文历史》、《人民文摘》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