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最后一位总管太监:建国后成油炸果子小贩

   清末有两个太监最有权势:一位是李莲英,臭名昭著;另一位是小德张,他成了李莲英的“接班人”,虽然名声不及李莲英那样显赫,但也同样得到慈禧太后的宠爱,威风十足。

  为出人头地,自己阉割当太监

   小德张原名叫张祥斋,字云庭,乳名小德子,“小德张”是慈禧太后对他的昵称。他是天津静海县人,幼年家境贫寒,靠打短工为生。

   当时,小德张的家乡有个大财主,这财主每天都坐着一辆豪华的双套大马车,趾高气扬地进进出出。一天,那车又要出门,十二岁的小德张心里那个羡慕呀,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盯着。“闪开闪开!这哪家的孩子,不给车让路找死啊!光看顶啥用,有本事自己也买一辆……”这车把式一通奚落,把旁边的人逗得哈哈大笑。小德张脸涨得通红,抿着嘴心里暗暗发狠:看谁笑到最后!回到村里,他逢人就问:“我也要买辆大套车,怎样才能发财呢?”有人开玩笑说:“想发财还不容易,只要舍得把那话儿割掉,当太监,别说买大车,每天还能陪龙伴驾哩!”小德张听在耳里,记在心头。十五岁那年,小德张受了一家富人的气,他急忙跑到家问母亲怎样才能发财。他母亲信口回答说:“要发财,就得当‘老公’。” “老公”是当时人们对太监的称呼。事实上,由于当时政治黑暗,朝廷腐败,不少太监利用宫廷权势发了财。李莲英的家族,比王侯更富,很多人对他啧啧称慕。所以,张母的话是有根据的。小德张这时年纪虽不大,但心可够狠的,听了母亲的话后,他就磨砺刀子,忍着剧痛把自己阉割。第二年他进了宫,当了养鸡鸭的小太监,地位虽然低微,但初步实现了自己的打算!

  善钻营,投身戏班当戏子

   在宫廷里,封建等级极为森严,太监也不例外,大太监腰缠万贯,一呼百诺;小太监囊空如洗,俯首低眉。与鸡鸭打交道的小德张,自然不安心于低下的地位,他知道,要实现发财的美梦,非当大太监不可!

   小德张有几分鬼聪明,他了解到,慈禧太后是一个大戏迷,当戏子唱戏最容易得到慈禧太后的赏识。于是他就走后门,投身宫廷的戏班子。小德张进戏班子后,拼命学艺,有了一些本事。在演出时他总是显得极为卖力,让他的名字为慈禧太后所熟知!

   一次给慈禧太后演京剧,有个演员动作过大,眼看就要把枪踢落在台上了,说时迟那时快,跑龙套的小德张一个跟头翻过去,趁枪忽忽悠悠快要落地时,抬起双脚猛地把枪挑了起来,及时救了场。慈禧太后看后大为欢喜,对这个小龙套赞不绝口。为了讨得老佛爷的欢心,小德张苦练三年基本功,每次演戏都使出浑身解数,慈禧乐得嘴都合不拢了,于是,亲自赐名他“小德张”。从此,小德张这个名字就叫开了。

  抓时机,当了太后的干儿子

   小德张千方百计向慈禧太后显示自己时,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,不久,机会便来了。

   一九零零年八月十四日,八国联军攻进北京城,慈禧太后化装成农夫,坐上牛车狼狈西逃。这时很多王公大臣自顾逃命,就连慈禧太后身边很多有权势的太监也置她于不顾,但此时的小德张却寸步不离,抓紧一切机会拍马逢迎。据说,这一伙人在逃亡西安的路上,有一天,大雨淋漓,道路泥泞,车不能行走,大家都无计可施,这时,小德张当即背上慈禧太后溅水踏泥,累得半死却毫无怨言。到了休息的地方,慈禧太后十分高兴,随口说:“如果我的儿子能这样孝敬我,我就满意了!”小德张的确机灵,他听了慈禧太后这么说,马上跪在地上三跪九叩谢恩。从此,他就以慈禧太后的干儿子自居,成了太后的近侍太监,专门侍候慈禧太后。这时候,小德张的地位已非同寻常,官僚们争先恐后地巴结他,送金送银,小太监们更是围在其身前献尽殷勤。

  青云直上,当了“总管太监”

   小德张是打小报告的能手,早在“圣驾西幸”之前,他就用打小报告的手段来争取慈禧太后的宠信。戊戌变法失败后,光绪帝被囚禁于中南海的瀛台小岛,小德张常常予以监视,把这位可怜皇帝的一举一动回报给慈禧太后。当了慈禧太后干儿子的小德张就更为此尽力了,此时他的地位已与李莲英不相上下了。

   一九零八年十月,光绪、慈禧太后相继死去,由光绪帝的正室隆裕皇后执政。李莲英感到失去了靠山,加上年纪已老,就主动隐退,小德张即顺理成章地被提升为太监的总头儿——“总管太监”。一九零九年,小德张终于升任当上了清宫大总管,官至二品顶戴,钱多得哗哗数不过来,就连王公大臣也得对他避让三分。

   他的美梦终于实现了。

  弄权做势,穷侈极奢

   小德张继续使出他交际方面的惊人才华,取得了新主子隆裕太后的宠爱,忠实地为她效力!小德张的权利越来越大,很多大官僚竞相与他结为兄弟,希望他在隆裕太后面前为自己讲好话!

   小德张不是等闲之辈,他看准袁世凯最有前途,就多方勾结,时常向袁氏提供宫廷机密,使袁世凯进一步取得清廷的信任。他还公然违反太监不得干预朝政的规定,经常在隆裕太后面前大谈政事,左右官员的任命,以便从中受贿,李莲英不敢干的,他都干了。小德张终于发了大财,有“贵敌王侯,富比天子”之称。

   说起来荒唐,这位大太监竟然在几年间先后娶了四房姨太太!小德张究竟搜刮了多少钱财,谁也不清楚,人们只知道他在京津地区建了几座豪华的大庄园,又用纯银四五百两铸一对马车上的夹板。其母死后,他在母亲居住的房间铸造了一座二尺多高的金银山来“纪念”,没人知道他耗费了多少黄金、白银。

  退居天津,骄横极奢

   一九一一年,辛亥革命的炮声宣告了清朝的灭亡,隆裕太后宣布宣统皇帝退位。根据优待条件,清皇室还继续居住在紫禁城,小德张依然继续当“太监总管”。一九一七年,小德张敏锐地感觉到清朝气数已尽,就背离主子,走出宫门,退居天津。

   其实小德张早已安排好退路,他在天津的英租界营建了一栋豪华洋房,后来被奕劻之子庆亲王载振作为他的府邸。走近那栋宽敞幽深的院落,迎面就是通往大楼正中门厅、用青条石垒就的17蹬半“宝塔”式台阶。沿阶而上,穿越柱式回廊,一间具有浓郁欧洲古典风格的开敞天井式大厅展露无遗。抬头望去,西洋葡萄造型的大吊灯正中高悬,周围曾经是御赐匾额、紫檀条案、雕花围屏、嵌有贝螺的八仙桌椅和日本七宝烧大瓶。当年富丽堂皇的气势,如今仍令人叹为观止。

   小德张并不甘寂寞,还开办了德顺兴副食商店,泰昌利五香冬菜厂,并在香港、广州设分号,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大资本家。

   小德张与自己的几房姨太太居住在自己的“乐园中”,出入小汽车,并重金聘请几名侍卫跟从,颇为威风。有一次,小德张的一个姨太太逃跑,他指使警察将她捉回,残酷地折磨,无人敢问,可见他还是相当有权势的。

   可是由于小德张过分挥霍,加上不善理财,他的财产不断亏少,三十年代以后,家境便开始衰落了。

  最后的归宿

   新中国成立时,小德张仍是一名地主兼资本家。五十年代初,工厂、商店都改为公私合营,他本人也身不由己地参加社会主义改造的行列,以卖油炸果子为业。由于小德张的态度较好,他得到了人民政府的宽大,得以终年,一九五八年在天津病死。

 1/2    1 2 »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