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战时中共经费来源:敌占区控制炼金厂

   本文摘自:新华网,作者:张丕基 程开喜 李栋,原题:《史海:中共胶东特委夺取黄金数十万两送往延安》

   在八年抗战中,中共胶东特委为争夺招远的黄金资源,与日伪汉奸进行了殊死搏斗,大批胶东儿女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——

   数十万两黄金送延安

   上世纪三十年代,中国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抗日战争,回顾那段悲壮的历史,一个谜题挥之不去:在国民党统治下的旧中国,延安红色政权的抗战经费究竟来自哪里?

   近日,笔者寻访金都招远,从大量史料片段和知情人的讲述中,找到些许答案——在八年抗战中,中共胶东特委为争夺招远的黄金资源,与日伪汉奸进行了殊死搏斗,大批胶东儿女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,将黄金源源不断地运往革命圣地延安。

   从敌占区夺取黄金数十万两

   炮楼高耸,探照灯幽灵般地晃来晃去。趁着鬼子巡逻兵的皮靴声渐远,几个黑影匍匐而来,麻利地剪开铁丝网,快速潜入金矿开采区。不一会儿,矿区中警报声、枪声响成一片,映着身后熊熊的火光,几名身背黄金的八路军快速转移……

   这不是电影里的镜头,而是抗战时期发生在招远的真实场景。

   招远盛产黄金,是中国第一个年产万两黄金的县,当年不幸沦陷在日寇手中。据招远市《黄金志》记载:“七七事变”发生后,侵华日军小川支队,于1939年2月27日武装占领了招远城,翌日又占领了玲珑金矿,之后成立了北支那开发公司,开始了对黄金资源的疯狂掠夺。

   为加强对玲珑金矿的封锁,在方圆不到五华里的矿区范围内,日军驻扎了一个中队的兵力,在四周山上修筑了七座炮楼,在中心矿区围架起三层电网和铁蒺藜,在矿区唯一的通道上设立了三道岗哨。金矿驻地的大、小蒋家村,许多百姓被逐出家园,一个伪军连和一个机枪连进村占驻。周边的大园、九曲、台上和欧家夼等村,也均设立了日、伪军据点。玲珑金矿,被日寇围守得水泄不通。

   1941年7月,日寇在玲珑金矿修建了一座日产黄金150吨的木结构选矿厂,雇用人员达1200余人,加紧对黄金资源的掠夺。为防止八路军渗入,日寇对成品金全面实行管制并成立黄金稽管大队,对私卖黄金者一律没收;对亲近共产党八路军者,格杀勿论。

   为了虎口夺金,中共胶东特委成立了一个绝无仅有的常设机构——胶东黄金工作委员会。在这个组织的领导下,矿工们和日本鬼子及伪军进行了机智灵活的斗争,有时用烂石头换下高品位金矿石,有时干脆在矿井下将金矿石砸碎带出来,甚至出现“同一座矿山,鬼子在南边掘进,中共在北边挖洞”的状况。

   中共胶东特委还通过创办秘密金矿,组织地方武装伏击日寇的运矿车、运金车,袭击矿区鬼子的炮楼,惩治汉奸和卖国贼,组织矿工举行罢工等方式,破坏敌人的正常生产。同时,秘运矿石到我党控制的炼金厂,再将成品金通过地下交通站运往延安。

   据不完全统计,抗战期间,招远人民为我党我军贡献黄金多达数十万两。仅1940年,工会书记苏继光和陈文其等人就秘送黄金至延安达两万多两。对这一历史壮举,当年周恩来副主席和朱德总司令都赞叹不已,感谢招远人民所做的特殊贡献,还特别邀请苏继光等人到延安见面。

   工会书记化装潜伏矿区

   在这场惊心动魄的夺金大战中,苏继光无疑是关键人物之一。

   据《烟台文史资料》记载,1939年冬的一天,在掖县(今莱州市)夫子石中共胶东特委驻地,时任中共胶东区工会书记的苏继光接受了一项特别任务,组织上派他到招远搞黄金。

   接受任务后,苏继光头戴破毡帽,身穿烂棉袄,腰扎草绳子,装扮成一个挑柴禾的,来到招远蚕庄,并在龙口码头老工友的帮助下,混在上班的矿工人流中进入金矿。

   当时,距金矿较近的柳行村,驻扎着国民党杂牌军孙务本的部队。孙务本为控制黄金,派了一个连的兵力驻守金矿。这些矿兵像猎犬一样,在矿区窜来窜去,监视工人的劳动,还经常对矿主敲诈勒索。矿工的生活则非常艰苦。男的下矿井挖石头,用背筐将石头背到竖井底部,用辘轳把矿石挽上地面,再用锤子把矿石打成黄豆粒般的小石子。女的则昼夜不停地推大磨,把石子磨成石粉。长期如牛似马般地劳作,工人们个个蓬头垢面,瘦骨嶙峋,每天啃着自带的糠窝窝,折根树枝当筷子,吃着臭虾酱。

   苏继光和矿工们每天生活、劳动在一起,表面看,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苦力。然而,一到晚上,他就走门串户开展工作,宣传革命道理。矿工们虽然不了解他的身份,但觉得他处处为工人着想,都把他当做靠山和主心骨。

   苏继光把工人们团结起来后,就开始做矿主的工作。他化装成一名国民党官员,赢得当地最大的矿主“许小眼”的信任,利用“许小眼”私藏的几十条枪,组建起8支工人护矿队,由苏继光控制,最终将孙务本的杂牌军赶出矿区。从此,蚕庄金矿归我抗日人民政府所属。

   老宅墙缝里的神秘纸片

   黄金有了,可是怎么通过敌占区的层层封锁,运往延安呢?

   查阅史料发现,当时胶东支援抗战的黄金等物资是通过“渤海走廊”和“滨海通道”秘密送到中共山东分局、山东军区和山东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及鲁南区委,之后转运至延安。许多胶东儿女为此抛头颅、洒热血,这当中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已被尘封60多年。

   在今莱州后坡镇北吕村有一所老宅,当地百姓都知道那是抗日烈士吕品三的家。但谈起吕品三,街坊们却不知道他是哪个部队的,家人也不知道他当八路军时到底是做什么的。尽管1950年6月9日吕品三被掖县人民政府批准授予革命烈士称号,但他的具体事迹政府部门也不清楚。

   2004年3月25日,吕品三的家人在修缮老屋时,无意中从高处墙缝里发现一张破损发黄的纸片——1943年胶东行政主任公署签发给抗日工作人员家属的优待粮证明书,上面印有“掖字第52号、粮600斤、家属5人”等字样。

   据吕品三的母亲回忆,在掖县解放前,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趁着深夜给她家送来粮食,每次都是十斤、二十斤,用布袋装着放在院门口或从门洞塞进来。她虽然不知道儿子到底在干什么,但她知道鬼子、特务一直在通缉追捕他。这期间,吕品三有时候秘密回家,在自家南院里和一些陌生人接头、密谈,也有几次遭遇过敌人,但他都机智地逃脱了。他非常了解和信任自己的母亲,总是将一些重要文件交由母亲保管,并嘱咐:“如果我一旦出了事情,一定要把这些文件全部烧毁。”

   1943年,鬼子接到我方内奸的密报,得到吕品三的住址,派三名特务假借走亲戚长期隐藏在村子里,等待抓捕吕品三。6月的一天深夜,吕品三骑着自行车回到家里,正和母亲悄声谈话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名隐藏在村里的特务惊呼:“朱桥鬼子来了,朱桥鬼子来了!”一边喊,一边急促地敲击吕家的后窗。吕品三这次回家本来是要和联络员接头,眼见事情败露,只好骑车朝北方转移,不料正好落入敌人的包围圈里。解放后,根据特务的交待,当时他们使得是“敲山震虎”的毒计,故意谎报敌情(朱桥在北吕村南面),却在村北伏下重兵。

   作为日寇抓捕的要犯,吕品三很快被押到招远城日军司令部,敌人严刑逼供,让他交代八路在干什么、上下级组织的情况,而他只承认自己是八路军,其他只字不提。后来,恼羞成怒的敌人将他装进麻袋,用刺刀狠命地刺,他在麻袋里疼得不住地跳骂,鬼子们却当做是“娱乐”,哈哈大笑着一刀一刀将吕品三刺死……

 1/2    1 2 » 尾页